888真人平台
8888888888
0888-88888888
施正文:2019年将减税15万亿增值税减税将达5000亿
发布时间:2019-03-12 23:41

 

  

  2019年中国将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据了解,2019年的减税降费主要包括四方面,第一,对小微企业的普惠性税收减免;第二,深化增值税改革;第三,落实新个税专项附加扣除等政策;第四,降低社保费率的方案研究。

  “增值税减税是2019年的重头戏。”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财政研究室主任杨志勇向搜狐智库表示。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也表示,2019年会对增值税进行大幅度调整。

  施正文表示,2018年全年减税降费1.3万亿,今年至少会实现减税降费1.5万亿,其中,增值税减税将超5000亿元。

  增值税是我国第一大税种,占整个税收收入的60%以上,减税空间较大。此前,我国增值税率从四档变为三档,并于2018年5月对税率进行了调节,当前,我国的增值税存在16%、10%和6%的税率。

  杨志勇表示,今年增值税将由三档变两档,但不会一步到位,比较可行的是将16%和10%的税率下调1-2个百分点,6%的税率降低到5.5%。最终的两档税率是10%和5%左右。

  当前,增值税16%税率主要面向制造业、实体经济,覆盖面最为广泛。施正文认为,16%的税率将会下降2个百分点,降至14%左右。

  而10%的增值税税率主要面向的是房地产、建筑业。施正文称,此前税赋调整时,主要是各行业都是只减不增,现在看来,只减不增在某种程度上有失科学和公平。

  “这意味着适用于10%税率的部分行业税率可能会提高,比如房地产行业。”施正文认为,房地产行业增值税率的提高,应伴随着土增税的淡出以及房产税的推出。

  施正文认为,6%的增值税税率主要面向服务业,本身税率不是很高,所以,降低的可能性不大。

  此外,在谈到降税和简并税率谁先谁后时,施正文表示,此前,是先简并增值税,将四档变为三档,随后,再根据这三档,分别降低税率。今年两项将同时进行。

  施正文表示,增值税减税不仅要看税率的降低,还要对起征点进行调节,打通增值税的抵扣链条。

  1月1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对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和其他个人的小规模纳税人的增值税起征点,由原来的月销售额3万元提高至10万元。

  施正文称,针对小规模纳税人的起征点还会继续上调。一方面,针对小微企业、实体经济的减税是当前减税的重点;另一方面,从长远的税制建设看,增值税的起征点需要和小规模纳税人的标准逐步并轨。

  他表示,很多国家的增值税没有小规模纳税人的概念,小规模纳税人的出现不能体现增值税消除重复征税的作用,而且80%以上的增值税纳税人都是小规模纳税人。

  “小规模纳税人的存在会中断增值税的征收链条。”施正文称,小规模纳税人不能对外开票或是只允许开3%的税率发票。一旦小规模纳税人进入产业链中,和上下游企业进行交易,增值税无法得到充分抵扣,这对企业本身及其交易企业产生较大压力,所以要实现并轨。

  “另外,还要规范增值税的税基,这对促进增值税抵扣机制的畅通有重大意义。”施正文表示,增值税降税不仅要降低税率,税基也是很大的一部分。我国增值税最高基准税率为16%,欧盟这一税率平均为19%,但是中国的增值税规模远远高于欧盟,其中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欧盟的抵扣充分。

  “未来,只要有实际的业务发生,就要保证充分抵扣。放宽发票管理,再加上留抵税额的扩大,出口退税的力度加大,以及一些服务业的退税实施,我认为至少能减税3000亿元。”施正文说。

  此外,施正文强调,当前,企业支付银行贷款的利息支出不能进行增值税抵扣。“在这个过程中,银行通过贷款获得利息收入,银行需要缴纳增值税,而企业支付利息却不能对此进行抵扣,加大了企业的融资成本。”施正文表示,“如果这一块的抵扣放开,降税规模将新增5000亿多。

  近日,针对特定范围的增值税减税利好政策频出,比如,对养老机构免征增值税,或是对罕见的药品减征增值税。施正文表示,针对特定行业特定对象的减税规模不大,影响有限。

  “当前最大的问题是把增值税当作调控性税种。”施正文强调,一些优惠政策的推出,免征增值税以及即征即退等做法在某种程度上背离了增值税税制原则。

  施正文认为,增值税不承担调节功能,要坚持中性原则,其主要功能是取得财政收入。所以税率要少,征税覆盖范围要广,要将各个行业的各个环节都要打通,否则就会产生扭曲效应。

  施正文解释,此前,营业税按总额征收,承担了一部分的调节功能,所以有很多优惠政策。营改增后,该功能有所保留。而且,近几年的增值税通过碎片化改革,功能定位不充分,虽然坚持中性原则,但实际政策在出台时往往有所背离。

  “从这一方面来看,我认为,针对特定行业税负压力大的情况,其减免可以从所得税中体现,或是通过财政支出来解决。”施正文强调,不要把增值税作为调控税种,增值税尽量少搞优惠。

  最后,施正文表示,如果今年增值税的改革力度较大,担当起降税的责任,其他税种的减税优惠可以推迟,比如企业所得税。企业所得税是根据利润缴纳的,在经济下行,企业效益不好的情况下,降低企业所得税的效果不大,企业实际享受的降税优惠有限,所以重头还是增值税。

  【“搜狐智库”系搜狐财经精心打造的品牌栏目,主旨为“聚集学者与企业家智慧,把脉经济趋势”。搜狐智库旗下已打造“搜狐有名堂”沙龙,以及著名经济学家、知名企业家、首席经济学家、女经济学家等访谈系列。如有意接洽现场报道、专访、节目合作事宜,请发邮件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相关阅读:888真人平台

 
上一篇:马上学习增值税税率降低后会计如何处理?
下一篇:徐冠巨:建议个人所得税最高税率从45%下调到25%